家俱屋 333㎡

概述

以一个外国人身分进行这件中国境内的住宅案,我们重点在于让设计得以适当地反映该地文化及实质面向的涵构。而同时,在一个比较无法掌控细部精确度的国外环境从事建筑,不啻是种挑战。虽然此地的设计费比日本相似案件低廉许多,但是有幸获得这样的机会得以一窥中国构筑的庙堂深奥时,这点遗憾似乎就显得微不足道。

为了让宽阔的基地发挥最大优势,我们引用了中国传统合院建筑的概念,让中庭坐落住宅正中,房间则以基本的方形配置围绕庭院排列。

一旦概念成形,就必须开始考虑合适的建筑系统。我曾听说,由于对木构建筑的需求日益减少,中国木工匠的技艺正日渐消退当中;另一方面,家具的品质却依然维持稳定的水平,海外市场也持续扩增。因此,我决定选用自己研发多年的“家具住宅”系统(这是个利用组合式建材与隔热家具为主要结构体与建筑外墙的系统)作为本建筑的营造方式。

为了装配模矩化的傢具,我们先研究中国构造中的制式尺码与材料。不出所料,在遍寻当地的工厂之后,还是无法寻获我们在过去的傢具住宅中常使用的2×4木头挂钉及结构性合板(structural plywood)。但同时,却让我们不经意地发现另一种材料,就是竹制合板。这类合板通常被用来做为混凝土模板,漂亮刨光外皮呈现出波浪花纹,掂在手中的竹片显得结实而颇具量感,类似日本使用的结构饰板,强度却更大。我急忙带了一个样本回日本测试,结果与当初推测相符,竹制合板在结构上的确比我们熟悉的结构饰板坚固。我相,倘若可以将竹条压叠成合板,自然可制成竹LVL(胶合板)。这表示,本案的构造系统,即有可能以竹子取代原先熟悉的材料,而且,所有的内外墙及地板粉光都可在竹板施作而维持材料的一贯性。

除了哥伦比亚籍建筑师Simon Velez与他的混凝土浇灌竹子结构外,多数建筑师努力于开发竹子结构的尝试似乎都相继失败。竹子大小不一的直径、厚度平添了结构计算的难度;而无法承受阳光直射与容易因干燥而脆化的特质也构成其致命伤。由于这些阻碍,我一开始并不认为竹子适合被开发为结构元素,然而,因为压制竹片合板的成功,我逐渐被这个未来可能的结构建筑元素所吸引。我也相信这栋竹制家具住宅将会成为引领并象征中国现代性与当代构造物的设计作品之一。


建筑师:
坂茂(日本)

询问与预定

86-10-81181888  400-815-9888

reservation@commune.com.cn

长城脚下的公社

北京G6京藏高速公路53号

水关长城出口